回顧分享

【心得分享】南柯一夢三十年,迷途知返遊子泣

晴天霹靂 癌病來襲
民國102年3月中旬,內人感覺似有魚刺卡在喉嚨,就近至耳鼻喉診所就醫,醫師檢視喉嚨無異物,扁桃腺亦正常,又過半年,內人感覺喉嚨仍不舒服並有盜汗,再至同家診所就醫,結果發現左側扁桃腺有白色膿瘍凹凸不平,觸摸不會痛,頸部淋巴結未腫大,醫師鄭重表示不痛才是警訊,應立刻轉診至大醫院進一步檢查。

數日後至台北榮總就醫,先摘除左側扁桃腺再切片送檢,當醫師告知檢查結果是『瀰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』第三期末時,恍若突然晴天霹靂,筆者腦中一片空白,耳鳴隆隆大聲作響,稍後打電話向親人報訊,原本是要故作堅強,開口霎那間就忍不住椎心之痛,哽咽難以言語,心痛為何不換我得癌症。

為了增加內人對化療的信心,筆者與小女陪同內人至土城承天寺、三峽天南寺、大溪齋明寺參拜,每當我們跪拜在大殿諸佛前時,就不由自主淚流滿面,深深感覺大病來時真的好苦!萬一親人要別離又更痛苦!因為還有人生責任未了,筆者虔心祈求諸佛慈悲,能讓內人善盡為人女的義務、為人母的責任,小女則發心從此吃早齋,內人亦發心常常誦念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。

103年元旦後內人開始接受每三週一次共八次的化療,第一次化療後無異樣感覺,為祈求佛恩加被內人,大年初三愚夫妻攜同小女一齊參加齋明寺「新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」,聽聞諸多法師帶領大眾誦經聲起即感動莫名,有如迷途知返的遊子,忍不住鼻酸眼紅、淚盈滿眶,虔誠跪拜、誦經一整天後,內心充滿法喜,感覺身心安詳平和許多。第二次化療後,內人開始出現後遺症,感覺疲倦、發燒、無食慾、全身骨頭痠痛,隨著化療次數增加,白血球(WBC)、血色素(HGB)、血小板(PLT)持續下滑,後遺症越來越嚴重,開始掉髮、臉色蒼白、呼吸急促,有一次回診,疑似因免疫力太低,導致體內細菌感染自身,已持續發燒多天,醫師要求立即住院檢查,經住院注射抗生素治療一周後,才能繼續化療。另有一次也因持續發燒,端午節趕回醫院掛號急診,檢查白血球只有500/UL(參考值4500~11000),住院醫師語帶歉意表示依規定需簽署病危通知,又因免疫力差,潛藏B型肝炎病毒被激發,AST(GOT)、ALT(GPT)指數大幅飆高,住院多天後,才轉危為安。還有一次因免疫力差,竟然感染帶狀泡疹(皮蛇),前胸及後背突然冒出許多紅疹,變成水泡後,又迅速由小變大,再數個水泡合併變成一個大水泡,水泡破皮後,只見前胸後背佈滿大塊紅色破皮滲水,隱隱作痛、發癢難忍。從第四次化療前回診驗血,都因白血球偏低,需再增加注射白血球增生劑,才能再繼續化療,雖然惴惴不安每次化療都延後,所幸於103年9月底終於完成全部化療。

此後內人才有體力開始加強吃全食物營養、飲溫檸檬水及原始點按摩,每日並練習平甩功、和氣功,為加強腳底按摩的效果,更進而以赤腳爬山,專走山上泥土路及石頭路。抗癌過程一路走來,箇中辛酸及痛苦,真是萬般煎熬、不堪回首,現在前後已參加齋明寺「新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」四次了,感謝諸佛菩薩的慈悲護佑,內人最近一次血液檢查值也已經恢復正常,並已移除人工血管。

南柯一夢 三十年矣
筆者三十年前才三十餘歲,當時就非常喜愛閱讀佛書,但因成家後急於努力兼差工作賺錢,償還房貸,就疏遠學佛了,小女出生後,更忙於生活奔波,每日接送上下學及補習,這期間雖歷經祖父母、外祖父母、父母、岳父母往生,都仍執著於日夜努力工作,爭取升遷、增加收入。直到內人罹患淋巴癌後,一夕之間,突然面臨人生的老苦、病苦、愛別離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陰(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)熾盛苦,同甘共苦的髮妻有如風中殘燭,全然未準備如何面對臨終往生,苦心經營的家庭搖搖欲墜,以往汲汲營營、用心累積的前功盡棄,才恍然大悟錯失三十年了!

前世今生 生命輪迴
筆者四十餘歲時陷入愚昧,百思不得其解「生從哪裡來?死向何處去?人死後真有輪迴?」,因為受到非正信宗教的混淆及影響,所以半信半疑,直到內人罹癌康復後,筆者稍稍能獲得喘息機會,才反思佛教東傳二千年,今日所演繹流傳的經典何止成千上萬,歷代出家高僧的悟道事蹟,史書多有記載,古往今來出家僧眾絡繹不絕,莫非起因於各人的前世佛緣、修行或天性智慧有別?但佛教的生命輪迴可有事實佐證?佛經微妙深奧,信者恒信,不信者恒不信。往昔的懷疑,有無可能是筆者無明,拉雜攀附市坊的愚昧見解或科學論述?為釐清事實真相,避免受到「道聽塗說、加油添醋、以訛傳訛」的誤導影響,所以上網搜尋「前生今世、生命輪迴」關鍵字,才發現國內外報章雜誌媒體近年來早有許多可考證的報導,美國電視台《探索頻道》(Discovery Channel)也有《前世今生輪迴故事》專題報導,中國大陸亦有諸多「再生人」報導。

時不我予 即時修行
經過多方查證生命輪迴確有其事後,筆者十分感慨以前的愚昧,立即將所搜尋的報導Line給至親好友,並每日多次默念「往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瞋癡,從身語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懺悔;罪從心起將心懺,心若滅時罪亦亡,心滅罪亡兩俱空,是則名為真懺悔」(懺悔文),也時時檢討往昔所造的諸惡業,在日常生活則遵行「非禮勿視、非禮勿聽、非禮勿說、非禮勿做」,歷經一個月後,發現思維及心境大有改善,惟獨多年急躁習氣的「瞋恚」難以調伏,仍舊難斷偶發之無明火氣。

內人罹癌康復後,筆者為避免將來兩夫妻臨終時才臨時抱佛腳,二個月前徵得內人同意,一齊報名齋明寺初級禪訓班(8/5~8/6),以備日後循序漸進禪修學佛,並說服內人一齊預約法鼓山皈依祈福(9/23),內人因家中成員還無法全部素食,對皈依略有遲疑,筆者語重心長說:我今已全然深信佛法及因果,人身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聞今已聞,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夫妻一世情緣,我若只求自己得度,就太自私了!日後只有我們兩人用餐時儘可能素食,全家用餐時就權宜食用「肉邊菜」或「三淨肉(不見殺、不聞殺、不為我殺)」,夫妻兩人一齊皈依修行,才能時時互相砥礪,精進學佛啊!

初次禪修 感受良深
8月5日(星期六)夫妻倆人起早08:00抵達大溪齋明寺,接待及報到義工已準備就緒,依規定時間08:30才開始辦理報到及分組,進入大殿後,地面已清空,各組輔導學長已就位在等候學員了!大家自動安靜止語,環視左右有男、有女、有老、有少,相貌各異、體態不同,但信佛學佛的靈性相近,今天才有緣同聚一堂,筆者當下體會到「無人相、無我相、無眾生相」的另一意境,此刻緣聚學佛的眾生,都是累世輪迴的靈魂啊!靈魂如何能區別實相呢?

齋明寺這次特別敦請法鼓山傳燈院的常願法師主持禪修活動,法師談吐不凡,開示禪修,時而幽默風趣,時而苦口婆心,授課既認真又活潑,這次更見識到出家人的「站如松、坐如鐘、行如風」的身教威儀,令人十分敬佩其修為境界!筆者對於『托水缽』感受最為深刻,兩手捧著九分滿的水缽,以細步行走、水不灑出為原則,從萃靈塔小心翼翼走回大殿,為了專注於托水缽行走,筆者沿路自行默念佛號,發現比平日默念佛號的專注力更好,中間還穿插「轉三圈、蹲下起立三次、單腳跳三下」遊戲,考驗學員的平衡感,箇中感受及轉折頗為有趣,是否另有所悟也因人而異了。

返家修行 獲益良多
返家途中,內人深有感慨說:當初若能早日參加禪修,往日所遇諸多業障及人生關卡,就有智慧能處理得更圓滿了!返家後,內人時時自我省思、力行「身在那裡,心就在那裡」,處理家務及照顧孫女竟已不會再「身心俱疲」了!筆者則時時省思當下的起心動念,發現以往甚難調伏的「瞋恚心」,竟已能克服熄滅多次火氣了。並時時以「處逆境,隨惡緣,無瞋恚,業障盡消;處順境,隨善緣,無貪癡,福慧全修」自勉。夫妻兩人因此再發心,今後家庭就是修行道場,我們將以身作則,啟發家中子孫的善根智慧,勤加修福、修慧,以福慧傳家。

(謹為文,懺悔筆者信佛、學佛心路歷程,希能於世人有助警惕及勉勵作用。)

文:懺因

圖:郭金典、梁志偉